古董局中局2第28集:许愿得到第三个纸型内容 吊唁期间遇到了木户加奈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0-05-28 10:36:33

医生给许愿做了检查,他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还有轻微脑震荡,建议住院治疗,方警官说幸亏许愿给尹银匠的信号器,才让警察锁定他的位置,继而保护了起来,顺便一举歼灭了细柳营,细柳营当时很混乱,警察四处搜寻找了好多遍,才将许愿从古窑堆里扒出来,许愿也因此立了功,但尹银匠却受了很大的刺激,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许愿十分自责。

警方在搜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逃跑通道,是老防空洞改造的,药不然柳成绦都逃走了,但此次警方收获很大,捣毁了一个制假窝点,抓了四十多个人,牵扯到十几起杀人案,省公安厅已经下了指示要严办,通缉令也已经下来了,估计他们也跑不了多远,这样一折腾细柳营也算是全军覆没,等于是砍掉了老朝奉的一条胳膊,许愿的这趟险也算是没白冒,柳成绦的底细也是摸清楚了,他原籍是北京,家里以前是做古董行生意的,有一个店铺叫谟问斋。

许愿突然想起了之前药爷爷故事中双龙纹六棱绣墩的事件,柳成绦的祖父就是那个跟随国民党南撤的人,也从此离开了古董界,柳成绦从小患有白化病,跟外界很少接触,一直住在疗养院里,就喜欢玩古玩,但是他是如何跟老朝奉勾结上的,目前还不知,但可以解释为什么柳成绦和药不然总是不合的原因了,目前药爷爷的故事中已经有两个都间接跟五罐有关系,那看来其他的那两个也一定和五罐有着联系,再加上药家的三顾茅庐罐,就正好凑齐了五罐,看来在那幅油画里,有许愿和药不然看不懂的东西。

许愿在爆炸前曾偷偷潜入细柳营工厂拿走了柳成绦的通讯录,上面记载着都是柳成绦的供应商和他的一些合作伙伴的联系方式,就凭这个一定能拎出一条贩卖假古董,制假造假的产业链。

身体复原的许愿和烟烟来到精神病院探望尹银匠,他的睡眠状态很不佳,只能依靠药物维持,而且由于他长期接触重金属,导致癌变,许愿拿来了尹银匠之前的工具,想给他营造一个熟悉的环境,希望对他的状态能有所改变,尹银匠抱着他的工具安然入睡,睡梦中尹银匠嘴里念叨着“华盖星一指平水”,这个应该就是爆炸前三顾茅庐罐碎片里面开出的那句话,这句话只有尹银匠一个人见过,难得他还能记得许愿之前的嘱托,记住了这句重要的话。

许愿给药不然打去了电话,告诉他尹银匠是他的家人,尹银匠的父亲尹念旧是药不然太爷爷药慎行在绍兴时收养的养子,所以算起来,尹银匠是药不然的叔叔。

许愿跟着方警官和烟烟回到了北京,参与了五脉的聚会,公开了在细柳营找到的通讯录,指出上面有一些是对五脉的污蔑,希望借此机会能和大家一起使劲,把赝品这个行业打垮,可药二爷觉得许愿此举是想要夺权,十分不满,但许愿告诉他自己知道药二爷偷拿走蛐蛐罐的事,吓得他急忙改了口。

沈云琛找到许愿,和他谈起浙江展览馆了三顾茅庐罐的事情,经调查她发现,在瓷罐附近摆放的家具大有深意,家具的变化、底座的更换、展台的角度还有瓷罐的摆放方式,每一处小小的变化虽然都不起眼,但是如果把它们聚集到一块儿,构成的巧合足以营造出三顾茅庐罐摇摇欲坠一触即倒的形式,她做过实验,发现这是完全可行的,能做到这一点的那必须是对家具和木器非常的熟悉,而且能够完全控制展会布置的细节,这个细节只能出自沈家之手,看样是有内鬼。

此次展会设计,沈云琛交给了家里所属的一个设计所,整个方案都是由一个小组讨论出来的,每一处改动,方案里都陈述了理由,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不动声色的影响其他人,把设计导向自己想要的方向,沈云琛希望许愿能协助她断案。

许愿来到了刘老爷子的葬礼,发现木户加奈也在现场吊唁,她感恩刘老爷子当初能帮助佛头回归,现如今人却逝去,十分遗憾,葬礼结束,许愿和加奈到餐厅用餐,加奈告诉他自己已经取得学位,现在在东北亚历史研究所担任研究员,专做古董修复研究。

许愿的家族和木户的家族深有渊源,得从唐代追溯起,当年火烧明堂,起因就是日本遣唐使和内坂良对则天玉佛起了觊觎之心,与明堂守护连衡发生冲突,最后玉佛一分为二,佛头被和内坂良带回日本,连衡则改姓为许,嘱托后代千万取回佛头,这才有了五脉的诞生。

加奈告诉许愿,最近日本考古界出现了一个新动态,日本有一个岛津文库的私人博物馆里面珍藏大量古代典籍文档,几乎不对外开放,但是一年之前,博物馆管理者变更,政策也随之改变,有一个学者意外找到了一份跟许家有关的记录,跟许愿的先祖许信有关,大明医生许三官帮助许信从日本夺回了玉佛头,但许三官提到了跟许信密切相关的柴窑。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27集) 下一集(29集) (键盘快捷键 →)
最新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