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非白

电视剧《长相守》的人物角色
简介:四大公子之首踏雪公子,大塬朝二帝世祖皇帝,紫陵宫东营暗宫主人。
简介:四大公子之首踏雪公子,大塬朝二帝世祖皇帝,紫陵宫东营暗宫主人。
原非白人物介绍
中文名: 原非白 其他名称: 踏雪公子(四大公子之首),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
饰演: 海飘雪《木槿花西月锦绣》 配音: 小说
登场作品: 木槿花西月锦绣 生日: 0910
年龄: 17 性别:
血型: A 身高: 185cm

原非白, 海飘雪小说《木槿花西月锦绣》的男主角。四大公子之首踏雪公子(同原非珏、宋明磊、段月容并称为东庭庭周战国时代四大公子)。既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紫陵宫东营暗宫主人,后登基为大塬朝世祖皇帝。

角色关系

海飘雪《木槿花西月锦绣》的男主角

字:墨隐

昵称:波斯猫(木槿专用)、三爷

粉丝爱称:非白、白白、小白、我白、阿白

身份:大塬朝二帝世祖皇帝,庭周战国时代四大公子之首,紫陵宫东营暗宫主人

前世:白虎星君、白教授

年龄:17、(出场)

生辰:农历元武元年九月初十

驾崩:元德二年元月一日(为明风卿毒杀)

生肖:虎/龙

武器:乌鞭

擅长招式:一鞭封喉

居住地:西安紫栖山庄西枫苑

妻子:花木槿(贞静皇后)

此生挚爱:花木槿

大婚:元庆三年四月初七

子女:花木槿所生双生子原平日(兄,岱宗皇帝)、原平月(弟,君氏财团第二代当家人)

父亲:原青江

母亲:谢梅香

孪生弟:原非黛(司马遽)

大哥:原非清

二姐:原非烟

四弟:原非珏

五妹:初画

六妹:原非云

七弟:原非流

表哥:宋明磊(明仲日)

表妹:姚碧莹

姑姑:原青舞

姑父:明风扬

初恋:花锦绣

主要情敌:段月容

次要情敌:原非珏、宋明磊

仆人:韩修竹,素辉,谢三娘,青媚,韦虎,吴如涂……

个性:天人之姿、温润有礼、风度翩翩、占有欲强、个性偏执

花锦绣、青媚、王宝婵、绿萼、小醉仙、乔芊婵、轩辕淑仪、轩辕淑环、轩辕淑孝、花蝴蝶和玉郎君为首的一众采花贼(咳,拖出去乱棍打死(/□))等等。

专长:六岁能诗,八岁善射,御前献艺,惊才绝艳.时人有云:君不闻秦中踏雪,美而谦润,敏而博闻,智者千里,举世无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犹擅画诗,胸有国策,逐鹿天下。

座右铭(or人生目标):朕便是天命

爱情誓言: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

最喜欢的颜色:白色

最喜欢的花:梅花和木槿花

最喜欢弹的曲子:长相守

最喜欢的食物:鸡心饼、信阳毛尖、桂花糕、荔枝

最喜欢做的事:喜爱高雅事物、弹琴作诗、下棋、画画、品铭、弹奏长相守

服饰:白衣似雪,洁玉无瑕,若明珠灿烂,微微一笑如秋月露颜,春花灿放,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外貌特徵(含发长、发色、瞳孔颜色等):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白衣似雪,洁玉无暇,若明珠灿烂,微微一笑如秋月露颜,春花灿放,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最常做的打扮:一身白衣,发髻插一根东陵白玉簪,

疾病:幼时被司马莲设计,从马上摔下来,从此,双腿残疾,在轮椅上一呆就是七年。此后在地宫受刑三年中,不幸被西营贵人(宋明磊)暗算,落下了眼疾,,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花木槿数次服用流光散,寿命耗损。

粉丝:白粉

我只想,每天都靠在你的肩头,晒着太阳,嗅着油菜花的馨香,和你慢慢变老……

21世纪的孟颖出差提前归来撞见丈夫的一夜情,激愤中遇车祸而有缘结识了地府的酷哥阎王爷和靓妹紫瞳妖仙,怀着做富贵人家千金小姐的梦想孟颖被紫瞳挟持跌入了人间。

投胎后的孟颖化名花木槿,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破旧的平房、面黄肌瘦的男女……这个紫眼妖孽不仅挟着她错投到了东庭的贫民窟成了最简爱版的穿越女主,还让她当上了紫瞳妖孽投胎成的花锦绣的孪生姐姐……

我喝了一口那似酒非酒的孟婆汤,甘苦辛酸碱五味沉杂,一如我前一世的人生。……

……

东庭末年,欲望,野心,杀戮,王位,权利交织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弥足珍贵的友情,还有这一世注定凄绝的爱情……

错入乱世风云,面对铁血山河,心中却渴望那一曲缠绵的长相守……

花西夫人,该何去何从……

外貌

一:潋滟的凤目

二:纤长如玉石雕刻般的手指

三:肤如凝脂,洁白无瑕(就是皮肤好得比婴儿还要婴儿)

四:身材匀称,有傲人的身高

性格

一:言语时而毒辣时而温柔

二:自尊心极强

三:占有欲极强

四:可以说的个懒得动嘴巴说话的人,往往以眼神杀人于无形……(文中总以“冷冷的目光”描述)

五:有苦不向人言,有痛强装无恙,不会屈服于世间所带给他的种种磨难

六:是个节气很高脾气很倔有严重洁癖的人,可是为了保护想保护的人,这些原本被他视若生命原则的条例却可通通抛弃

七:运筹帷幕,人生中的种种磨砺造就了他敏锐的思维和惊人的耐力

八:能屈能伸,同时也是个宁愿以死为代价也不愿拖累喜欢的人的傻子

九:君不闻,秦中踏雪,美而谦润,敏而博闻,智者千里,举世无双

?一袭白衣?

走出门口的时候,即使隔着帐幔,也感觉背后有一道森冷锐利的目光盯着我的脊梁,让我浑身发冷,我扭头看去,一具轮椅上坐一个白衣少年。

原非白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画,他只是着一件家常如意云纹的缎子白衣,乌发也只用一根碧玉簪簪着,却依然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如玉似雪?

原来那个如玉似雪的少年不知何时醒了,半倚在洞壁上,狭长的美目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狭长美目。

我不由得偷偷扭头看向原非白,不想那个如玉似雪的少年也正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我。

?洁瑜无瑕?

原非白一身银灰金寿纱外套,内里一身月白锦袍,腰间缀着他最常带的透雕绶带鸟穿花纹玉佩,玉冠高束墨发,站在桂花树下长身玉立,如洁瑜无瑕。

表面上龙章凤姿般的天人,谈笑间看似洁瑜无瑕,细雪无声,可又有几人知道在骨子里偏又如同其父一样固执得近乎疯狂的一个人。

?白衣似雪?

点将台前一只绝代波-斯猫,不!绝代美少年,一身如雪地坐在轮椅上,敛艳地目光冰冷而沉静地瞥了我一眼:“你又晚了,木槿,今儿个多练二个时辰。”

?黑瞳墨发?

他的头发没有梳髻,披了下来,如乌玉倾泻,又如上好的墨缎一般轻垂在身后,身上松松穿着一件白丝袍,胸前地两点粉红若有若无,苍白的脸颊在水蒸气中酝着红晕,如染了姻脂一般,真真是人间极品……

?飘飘若仙?

莫愁湖里,碧叶连天,盛放的荷花逶迤绿波之上,白云在清空漫步,湖心亭里,一个天人少年身着家常如意云纹的缎子白衣,髻上插着一支东陵白玉簪,夏蝉嘈切的暑意,却无法损其一身贵气,飘飘欲仙,他的玉手握着一支狼毫毛笔,在宣纸上行云如水。

?潋滟凤目?

他忽地一手抬起我的下颌,狭长的凤目深深地注视着我,在我意识到以前,他已吻上我的唇,我今天受的惊吓太多,愕然中我开启了我的唇,他却趁机滑进我的口。

?纤长玉指?

原非白纤长的玉指轻轻捏着乌黑的树枝,不紧不慢地轻咬第二条烤鱼,长长的睫毛如香扇半卷地轻掩明眸,好像是前世家里养的名种波斯白猫,在秀秀气气地吃着猫粮。哦!美人就是美人,落难到这地步,依然吃像好看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纤长莹润地手灵活地穿过我的发,帮我绾起一个髻子,然后信手从他的头上拔下那根常年带的东陵白玉簪,插上我的发,固定了下来。

?飘然若仙?

他穿上原非白衣服,我实在忍俊不禁,轻笑了出来,人果然还是气质更重要些,原非白穿这件衣服明明一身贵气,飘然若仙,这位同志穿上却恁得像……像个附庸风雅的暴发户。

绝代波斯猫在那里埋怨着我,我愣在当场,经过洛阳诗会,他更是成熟自信,笑容也愈加飘逸出尘,这样天使一般的美少年。

?天籁之音?

非白淡淡的声音传来,犹如天籁。

?绝代容颜?

“你觉得如何?”忽地一阵低沉得男声传来,我这才惊觉镜中出现了另一张绝代容颜,不是那恼人的原非白,又是谁?

当年我刚满十五岁,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惊艳和嗟叹,又如潮水般涌来,这将近十年里,除了在梦中偶尔相见,我刻意地不去想,不去念,以至于我几乎忘记了他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和气质,然而有些东西,欲是禁之,却反扑更盛。

岁月在他身上带走了少年时代那青涩的倔强之气,却又给他增添了一个男人的一丝阳刚和英气,那绝世的容颜更加出众。于是再一次的,春晓之花在我眼前绽放,中秋之月悄然露颜,四周雅乐轻奏,仙雀环飞,浑浑然间,我的三魂七魄似已被夺去了一半哦!不这一次我还很没用地看到了灿烂的烟花在他背后开放。

不一会,一张无瑕但略显憔悴的天人之颜露在微暗的火光之下,正是我朝思暮想的梦中人。

?出尘绝世?

非白苍白着一张出尘绝世的脸,慢慢地检了起来那支白玉簪,紧紧地握在手中,手背上青筋隐显,一双凤目无限哀戚,深不可测。

有一种人,无论他穿什么衣服,无论他出现在什么场合,无论他的境遇再落迫,他只要一出现在人群,就如同一道彩虹,划过天际,不由自主地成为人群的焦点。

?清高洁癖?

我看着他的白袖上一片污迹,心中一颤,他一向清高洁癖,不近人身,今天不避众人为我沾污衣裳,又是为何?

:“他是个我所见过最爱干净的人,但是如今却不惜忍受污秽恶臭,他明明是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却不惜忍受屈辱,扮作个独眼驼背的糟老头子,整日在最最瞧不起的突厥人面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我真得很想问问他.”:“我想问......我想问,原非白,原非白,原非白,你......是不是人,你是不是人......我.......你为何到此时还喜欢这样折磨我,你太过份了,你不是人,不是人你.......你为何这样捉弄人啊,你........"

?毒舌腹黑?

对啊,我怎么忘了原非白的嘴巴,有多毒啊!早在认识他以前,就听说这个白三爷不太爱说话,总是冷着脸子,可是一开口必是击你要害,让你一憋死在那里。

:“当初非不得已,二哥求他照顾四妹,不想这西枫苑内暗道重重,而这世上万物历来便是墨者非墨,瑜者非瑜,原非白此人绝非等闲,四妹万万小心。”

这个样子就好像以前在赏心阁,他在花梨木大书桌前写诗作画,我一旁研磨伺候,偶尔打了个哈欠,不小心碰翻了青玉荷叶水丞,水丞轻轻落到卧狮砚里,一滴墨汁溅到他的手背上。他一向是个宽厚的主子,我知道他不会为了这个责打我,于是我嘿嘿傻笑着,拿绢子去拭他手上墨汁,奈何那乌黑却越擦越多,他那本来与纸一色的手背上一片墨迹,我着急了起来,他那时也是微微侧头,这样平静地凝视着我,凤目中有丝拿我没办法的笑意,然后疾如闪电般地用笔尖在我的脸上画了几笔,我轻叫出声,他在那里却弯起嘴角,素辉在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来,拍手道:“木丫头成大花猫了。”

?寒梅冷艳?

一个似雪中寒梅冷艳,青丝如墨玉锦缎披在脑后,狭长的凤目隐着无限的睿智和心机,一手握着乌鞭,胸背金光闪耀的大弓。

来人一身白衣似雪,身背一具古琴,手持乌黑刚鞭,胸襟血迹斑斑如红梅吐艳,面色冷峻,形容苍白却难掩其风骨如月驻中天,鹤立鸡群,正是原家第三子原非白。

?心思缜密?

我在那里一定以及肯定,这个原非白若活在现代,定然是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一流的探案专家,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历经人间最残酷的波折,是以城府如此深厚,心思百般缜密,所以原青江对他赞赏有加,转念再一想,又觉冷汗淋淋,那平时我的一举一动,他必留意在心,难怪他能轻易知晓我之所思,我之所想啊。

?城府深厚?

这个该杀的克哥勃,这个混蛋加变态,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他手心里的孙悟空似地,无论做什么,想什么,他其实什么都清楚吧,却又什么都装着不知道。

“确然,我恨他同我的妹妹一起联手骗我,禁锢我,折散了我和非珏,他总能猜到我的心思,然而,”我的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滚烫的泪水终是滑落我的脸颊,我抓紧了张老头的衣襟,逼着他转过头来,我却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咬牙切齿道“然而.....我总是琢磨不透他,猜不透他到底怎么想我,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究竟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替母亲报仇才孤身一人潜入暗宫的呢?他明明是因为爱锦绣,所以才收留了我,为什么又要写信求候爷纳我为妾呢?为什么要出版花西诗集,搞得天下沸沸扬扬,难道没有想过,手下的门客会像你一样鄙夷其为贪色之流而离他而去的吗?我死了正是他尚公主的好时机,为什么要拒婚而严受家法呢?这样他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不是吗?”

?龙涎身香?

我还隐隐地闻到一股香气,那是龙涎香,原非白的龙涎香,还是我刚才对原非白的回忆录做得太好了,以至于产生了幻觉?

我的手想抽回枝头,他却早已紧紧握住,他的龙涎香环绕在我的周围,他温暖的吐气喷在我的耳根,他的声音满是苦涩忧郁。

他平复着呼息,再一次凑近了我,吻去了我的泪水。

我的泪流得更猛,却无法抽身,紧紧闭着眼睛,无法自拔地贪恋着那种梦中都渴求的龙涎香,那无法言喻的颤栗的感觉。

嗯!原非白身上的熏香还真是好闻,比古龙水都迷人,怪不得这么多女人想扑进这变态的怀里。

?神之风采?

神童就是神童,一下子就猜到我的心思了,不过我是坚决不会承认的。

我绝倒在当场,他不愧是六岁能诗,十岁擅射的神童出身,这想法亦是高人一畴,明明是感人的时刻,他却偏极度理性,毫无浪漫可言,回顾一下我的朋友圈里,和他一样的回答也就只有宋明磊了。

因为迎来了京都的两位贵客,风流王爷——忠显王原非清,及素有“京都清泉”之称的四大公子之一“清泉公子”——宋明磊的到来,然而最让广大儒生疯狂的是四大公子之首,踏雪公子原非白的出现。如果说附马原非清的光临,显示了原家对当代大儒的支持,宋明磊的出现,表明了原家对各文学流派的友好,那么原非白的到来,则是一种征服,他征服了整个洛阳城,征服了整个东庭的笔杆子。

在那个时代,文人士大夫之流往往流行峨冠博带,高屐宽衣,而原非白依然是一根玉簪束发,白衣飘飘,不以显赫的家世压人,亦不以双腿残疾引人垂怜,谈笑间,锦绣文章脱口而出,原非白本就成名甚早,叔父辈的名人自然对他大力夸赞,而年青一辈见识到他的绝世风采,立时倾倒,他的每一首诗词都流传甚广,小至井边打水的妇人,大到当今皇帝皆能念出他几句成名诗句,旦凡原非白出入街市,洛阳老少人人争先恐后地群以围之,皆能以一暏其绝代风华而为傲;城中不论男女,皆争相仿效其举止打扮,玉簪的价格一夜之间暴涨数倍,供不应求,一时间原非白三个字成了东庭文化时尚的代言人,而原氏在文人心中擅权专政的粗暴武人形象开始改变,舆论走向开始因为我和宋明磊的妙计以及原非白的风采而渐渐导向了原氏。

心中赞叹那画上的美人如此衣带当风,栩栩如生,可见画功之高,然后我目瞪口呆看着那画的落款年代,竟是辛丑年,也就是说这幅画是原非白十岁时画的,果然是当世神童。

唉!?聪明!聪明!聪明!我在心中连赞三声不过,不过你这人这么聪明做什么呢?

?运筹帷幄?

很久以前,一个少年诓我来到他的身边,却乘机反拧着我的双手,威胁我不能再对别的男人露出媚态,我痛得泪流满面,他却又轻轻地吻去了我的泪水。

?能屈能伸?

有着不可见的伤神。虽是生在钟鸣鼎食之家,他却并没有过着像其他王孙公子那般奢侈的生活,也没有浮华纨绔之气,”我闭上了眼睛,眼前却是一个白衣少年坐在梅雨中对我微笑,我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孩子,却因为母亲是庶出,被世俗所轻视,后来连他的母亲也被人害死了,他从天之娇子,众星捧月坠落到人间地狱,在轮椅上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这几年,每每我一个人旧伤发作的时候就会想,一个十岁的少年,是以怎样的心情在轮椅上去度过那样寂寞和痛苦的整整七年......寻常人早疯了,他一个少爷,却能经受这样的磨炼,他的心如磐石,动心忍性,凡事谋定而动,无往不利,所谓智者无双,勇者无敌,便说得是他,你真以为你了解原非白吗?可笑!”我轻哧一声,“为解西安之围,年仅十七岁的他私盗鱼符,救了整个西安城的百姓,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仅凭一人之力为母报仇,又是干得如何的漂亮?”

?隐忍坚强?

木槿:原非白是个感情上极其隐忍的人,心思又绝顶聪慧,当年他出“意外”的时候只有十岁,亲生母亲又突然去逝,从众星捧月落到身边的仆人只有韩修竹,谢三娘母子三个,必是防人甚深,心深似海。我相信单细胞,少根筋但又热情活泼的原非珏给他寂寞的童年带来很多生趣吧,他其实很珍惜他这个弱视弟弟吧!

若干年后,当原非白成了中原叱咤风云的乱世英雄,权倾天下之时,众人摹拜,引无数豪杰为之折腰臣服,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那令人叹服的镇定和冷静精确的判断力,却缘于少年时代的非人磨练,其中亦包括在感情上与我花木槿之间千疮百孔,魂断神伤的丝丝纠缠。很快,非白镇定了下来,收起了眼中无比的震撼,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向我居高临下地,宛若天帝一般地缓缓地伸出手来。

非白在她母亲去世时,虽然年仅十岁,但个性极其像我,倔强独立。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非白的控制力是多么的惊人,他当年中的媚药是如何之深,却宁愿自己吐血,阳爆而死,也不愿毁我清白,相比较而言,我的下场又是多么地可笑,我心中一颤,终于明白了原非白,永远也不会真正地伤害我。

他在感情上同我一样,也是一个骄傲的傻子。不,也许更傻,白白顶着踏雪公子的名号,受万人景仰,千军万马,严刀霜剑前可以面不改色,但是于情之一字,受了伤只会闷在肚子里烂掉,腐掉,然后带上厚厚的面具,缩在壳里,再不会去接收别人的感情,却见不得对方受一点点罪。

?笑倾天下?

原非白亲自迎在门口,墨发乌髻上插着一根白玉簪,一身神清气爽,愈加显得一种宝相庄严,看到我来,绝代玉容展颜一笑,我那颗女人的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

然而他的笑容可恶归可恶,讨厌归讨厌,却依然如明月清辉般静静地洒向我的心间,让我在恼恨中无法移动我的目光。

唉!果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该怎么办呢,我满心满眼全是原非白那抹倾国倾城的笑,再这样下去,我快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出尘的笑容骤然消失,深不可测的目光绞着我许久许久,久到我以为海枯石烂,天荒地老。然后他对我笑了,那种熟悉的笑容,好像就在昨天,他常常抢过梳子,逼我乖乖坐在梳妆境前,为我梳发时的柔笑,在可怕的暗宫,那一笑令我重生勇气,那一笑令我丢盔弃甲。

海飘雪《木槿花西月锦绣》的男主角

字:墨隐

昵称:波斯猫(木槿专用)、三爷

粉丝爱称:非白、白白、小白、我白、阿白

身份:大塬朝二帝世祖皇帝,庭周战国时代四大公子之首,紫陵宫东营暗宫主人

前世:白虎星君、白教授

年龄:17、(出场)

生辰:农历元武元年九月初十

驾崩:元德二年元月一日(为明风卿毒杀)

生肖:虎/龙

武器:乌鞭

擅长招式:一鞭封喉

居住地:西安紫栖山庄西枫苑

妻子:花木槿(贞静皇后)

此生挚爱:花木槿

大婚:元庆三年四月初七

子女:花木槿所生双生子原平日(兄,岱宗皇帝)、原平月(弟,君氏财团第二代当家人)

父亲:原青江

母亲:谢梅香

孪生弟:原非黛(司马遽)

大哥:原非清

二姐:原非烟

四弟:原非珏

五妹:初画

六妹:原非云

七弟:原非流

表哥:宋明磊(明仲日)

表妹:姚碧莹

姑姑:原青舞

姑父:明风扬

初恋:花锦绣

主要情敌:段月容

次要情敌:原非珏、宋明磊

仆人:韩修竹,素辉,谢三娘,青媚,韦虎,吴如涂……

个性:天人之姿、温润有礼、风度翩翩、占有欲强、个性偏执

花锦绣、青媚、王宝婵、绿萼、小醉仙、乔芊婵、轩辕淑仪、轩辕淑环、轩辕淑孝、花蝴蝶和玉郎君为首的一众采花贼(咳,拖出去乱棍打死(/□))等等。

专长:六岁能诗,八岁善射,御前献艺,惊才绝艳.时人有云:君不闻秦中踏雪,美而谦润,敏而博闻,智者千里,举世无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犹擅画诗,胸有国策,逐鹿天下。

座右铭(or人生目标):朕便是天命

爱情誓言: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

最喜欢的颜色:白色

最喜欢的花:梅花和木槿花

最喜欢弹的曲子:长相守

最喜欢的食物:鸡心饼、信阳毛尖、桂花糕、荔枝

最喜欢做的事:喜爱高雅事物、弹琴作诗、下棋、画画、品铭、弹奏长相守

服饰:白衣似雪,洁玉无瑕,若明珠灿烂,微微一笑如秋月露颜,春花灿放,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外貌特徵(含发长、发色、瞳孔颜色等):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白衣似雪,洁玉无暇,若明珠灿烂,微微一笑如秋月露颜,春花灿放,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最常做的打扮:一身白衣,发髻插一根东陵白玉簪,

疾病:幼时被司马莲设计,从马上摔下来,从此,双腿残疾,在轮椅上一呆就是七年。此后在地宫受刑三年中,不幸被西营贵人(宋明磊)暗算,落下了眼疾,,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花木槿数次服用流光散,寿命耗损。

粉丝:白粉

我只想,每天都靠在你的肩头,晒着太阳,嗅着油菜花的馨香,和你慢慢变老……

21世纪的孟颖出差提前归来撞见丈夫的一夜情,激愤中遇车祸而有缘结识了地府的酷哥阎王爷和靓妹紫瞳妖仙,怀着做富贵人家千金小姐的梦想孟颖被紫瞳挟持跌入了人间。

投胎后的孟颖化名花木槿,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破旧的平房、面黄肌瘦的男女……这个紫眼妖孽不仅挟着她错投到了东庭的贫民窟成了最简爱版的穿越女主,还让她当上了紫瞳妖孽投胎成的花锦绣的孪生姐姐……

我喝了一口那似酒非酒的孟婆汤,甘苦辛酸碱五味沉杂,一如我前一世的人生。……

……

东庭末年,欲望,野心,杀戮,王位,权利交织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弥足珍贵的友情,还有这一世注定凄绝的爱情……

错入乱世风云,面对铁血山河,心中却渴望那一曲缠绵的长相守……

花西夫人,该何去何从……

外貌

一:潋滟的凤目

二:纤长如玉石雕刻般的手指

三:肤如凝脂,洁白无瑕(就是皮肤好得比婴儿还要婴儿)

四:身材匀称,有傲人的身高

性格

一:言语时而毒辣时而温柔

二:自尊心极强

三:占有欲极强

四:可以说的个懒得动嘴巴说话的人,往往以眼神杀人于无形……(文中总以“冷冷的目光”描述)

五:有苦不向人言,有痛强装无恙,不会屈服于世间所带给他的种种磨难

六:是个节气很高脾气很倔有严重洁癖的人,可是为了保护想保护的人,这些原本被他视若生命原则的条例却可通通抛弃

七:运筹帷幕,人生中的种种磨砺造就了他敏锐的思维和惊人的耐力

八:能屈能伸,同时也是个宁愿以死为代价也不愿拖累喜欢的人的傻子

九:君不闻,秦中踏雪,美而谦润,敏而博闻,智者千里,举世无双

?一袭白衣?

走出门口的时候,即使隔着帐幔,也感觉背后有一道森冷锐利的目光盯着我的脊梁,让我浑身发冷,我扭头看去,一具轮椅上坐一个白衣少年。

原非白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画,他只是着一件家常如意云纹的缎子白衣,乌发也只用一根碧玉簪簪着,却依然飘飘若仙,一身贵气。

?如玉似雪?

原来那个如玉似雪的少年不知何时醒了,半倚在洞壁上,狭长的美目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狭长美目。

我不由得偷偷扭头看向原非白,不想那个如玉似雪的少年也正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我。

?洁瑜无瑕?

原非白一身银灰金寿纱外套,内里一身月白锦袍,腰间缀着他最常带的透雕绶带鸟穿花纹玉佩,玉冠高束墨发,站在桂花树下长身玉立,如洁瑜无瑕。

表面上龙章凤姿般的天人,谈笑间看似洁瑜无瑕,细雪无声,可又有几人知道在骨子里偏又如同其父一样固执得近乎疯狂的一个人。

?白衣似雪?

点将台前一只绝代波-斯猫,不!绝代美少年,一身如雪地坐在轮椅上,敛艳地目光冰冷而沉静地瞥了我一眼:“你又晚了,木槿,今儿个多练二个时辰。”

?黑瞳墨发?

他的头发没有梳髻,披了下来,如乌玉倾泻,又如上好的墨缎一般轻垂在身后,身上松松穿着一件白丝袍,胸前地两点粉红若有若无,苍白的脸颊在水蒸气中酝着红晕,如染了姻脂一般,真真是人间极品……

?飘飘若仙?

莫愁湖里,碧叶连天,盛放的荷花逶迤绿波之上,白云在清空漫步,湖心亭里,一个天人少年身着家常如意云纹的缎子白衣,髻上插着一支东陵白玉簪,夏蝉嘈切的暑意,却无法损其一身贵气,飘飘欲仙,他的玉手握着一支狼毫毛笔,在宣纸上行云如水。

?潋滟凤目?

他忽地一手抬起我的下颌,狭长的凤目深深地注视着我,在我意识到以前,他已吻上我的唇,我今天受的惊吓太多,愕然中我开启了我的唇,他却趁机滑进我的口。

?纤长玉指?

原非白纤长的玉指轻轻捏着乌黑的树枝,不紧不慢地轻咬第二条烤鱼,长长的睫毛如香扇半卷地轻掩明眸,好像是前世家里养的名种波斯白猫,在秀秀气气地吃着猫粮。哦!美人就是美人,落难到这地步,依然吃像好看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纤长莹润地手灵活地穿过我的发,帮我绾起一个髻子,然后信手从他的头上拔下那根常年带的东陵白玉簪,插上我的发,固定了下来。

?飘然若仙?

他穿上原非白衣服,我实在忍俊不禁,轻笑了出来,人果然还是气质更重要些,原非白穿这件衣服明明一身贵气,飘然若仙,这位同志穿上却恁得像……像个附庸风雅的暴发户。

绝代波斯猫在那里埋怨着我,我愣在当场,经过洛阳诗会,他更是成熟自信,笑容也愈加飘逸出尘,这样天使一般的美少年。

?天籁之音?

非白淡淡的声音传来,犹如天籁。

?绝代容颜?

“你觉得如何?”忽地一阵低沉得男声传来,我这才惊觉镜中出现了另一张绝代容颜,不是那恼人的原非白,又是谁?

当年我刚满十五岁,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惊艳和嗟叹,又如潮水般涌来,这将近十年里,除了在梦中偶尔相见,我刻意地不去想,不去念,以至于我几乎忘记了他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和气质,然而有些东西,欲是禁之,却反扑更盛。

岁月在他身上带走了少年时代那青涩的倔强之气,却又给他增添了一个男人的一丝阳刚和英气,那绝世的容颜更加出众。于是再一次的,春晓之花在我眼前绽放,中秋之月悄然露颜,四周雅乐轻奏,仙雀环飞,浑浑然间,我的三魂七魄似已被夺去了一半哦!不这一次我还很没用地看到了灿烂的烟花在他背后开放。

不一会,一张无瑕但略显憔悴的天人之颜露在微暗的火光之下,正是我朝思暮想的梦中人。

?出尘绝世?

非白苍白着一张出尘绝世的脸,慢慢地检了起来那支白玉簪,紧紧地握在手中,手背上青筋隐显,一双凤目无限哀戚,深不可测。

有一种人,无论他穿什么衣服,无论他出现在什么场合,无论他的境遇再落迫,他只要一出现在人群,就如同一道彩虹,划过天际,不由自主地成为人群的焦点。

?清高洁癖?

我看着他的白袖上一片污迹,心中一颤,他一向清高洁癖,不近人身,今天不避众人为我沾污衣裳,又是为何?

:“他是个我所见过最爱干净的人,但是如今却不惜忍受污秽恶臭,他明明是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却不惜忍受屈辱,扮作个独眼驼背的糟老头子,整日在最最瞧不起的突厥人面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我真得很想问问他.”:“我想问......我想问,原非白,原非白,原非白,你......是不是人,你是不是人......我.......你为何到此时还喜欢这样折磨我,你太过份了,你不是人,不是人你.......你为何这样捉弄人啊,你........"

?毒舌腹黑?

对啊,我怎么忘了原非白的嘴巴,有多毒啊!早在认识他以前,就听说这个白三爷不太爱说话,总是冷着脸子,可是一开口必是击你要害,让你一憋死在那里。

:“当初非不得已,二哥求他照顾四妹,不想这西枫苑内暗道重重,而这世上万物历来便是墨者非墨,瑜者非瑜,原非白此人绝非等闲,四妹万万小心。”

这个样子就好像以前在赏心阁,他在花梨木大书桌前写诗作画,我一旁研磨伺候,偶尔打了个哈欠,不小心碰翻了青玉荷叶水丞,水丞轻轻落到卧狮砚里,一滴墨汁溅到他的手背上。他一向是个宽厚的主子,我知道他不会为了这个责打我,于是我嘿嘿傻笑着,拿绢子去拭他手上墨汁,奈何那乌黑却越擦越多,他那本来与纸一色的手背上一片墨迹,我着急了起来,他那时也是微微侧头,这样平静地凝视着我,凤目中有丝拿我没办法的笑意,然后疾如闪电般地用笔尖在我的脸上画了几笔,我轻叫出声,他在那里却弯起嘴角,素辉在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来,拍手道:“木丫头成大花猫了。”

?寒梅冷艳?

一个似雪中寒梅冷艳,青丝如墨玉锦缎披在脑后,狭长的凤目隐着无限的睿智和心机,一手握着乌鞭,胸背金光闪耀的大弓。

来人一身白衣似雪,身背一具古琴,手持乌黑刚鞭,胸襟血迹斑斑如红梅吐艳,面色冷峻,形容苍白却难掩其风骨如月驻中天,鹤立鸡群,正是原家第三子原非白。

?心思缜密?

我在那里一定以及肯定,这个原非白若活在现代,定然是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一流的探案专家,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历经人间最残酷的波折,是以城府如此深厚,心思百般缜密,所以原青江对他赞赏有加,转念再一想,又觉冷汗淋淋,那平时我的一举一动,他必留意在心,难怪他能轻易知晓我之所思,我之所想啊。

?城府深厚?

这个该杀的克哥勃,这个混蛋加变态,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他手心里的孙悟空似地,无论做什么,想什么,他其实什么都清楚吧,却又什么都装着不知道。

“确然,我恨他同我的妹妹一起联手骗我,禁锢我,折散了我和非珏,他总能猜到我的心思,然而,”我的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滚烫的泪水终是滑落我的脸颊,我抓紧了张老头的衣襟,逼着他转过头来,我却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咬牙切齿道“然而.....我总是琢磨不透他,猜不透他到底怎么想我,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究竟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替母亲报仇才孤身一人潜入暗宫的呢?他明明是因为爱锦绣,所以才收留了我,为什么又要写信求候爷纳我为妾呢?为什么要出版花西诗集,搞得天下沸沸扬扬,难道没有想过,手下的门客会像你一样鄙夷其为贪色之流而离他而去的吗?我死了正是他尚公主的好时机,为什么要拒婚而严受家法呢?这样他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不是吗?”

?龙涎身香?

我还隐隐地闻到一股香气,那是龙涎香,原非白的龙涎香,还是我刚才对原非白的回忆录做得太好了,以至于产生了幻觉?

我的手想抽回枝头,他却早已紧紧握住,他的龙涎香环绕在我的周围,他温暖的吐气喷在我的耳根,他的声音满是苦涩忧郁。

他平复着呼息,再一次凑近了我,吻去了我的泪水。

我的泪流得更猛,却无法抽身,紧紧闭着眼睛,无法自拔地贪恋着那种梦中都渴求的龙涎香,那无法言喻的颤栗的感觉。

嗯!原非白身上的熏香还真是好闻,比古龙水都迷人,怪不得这么多女人想扑进这变态的怀里。

?神之风采?

神童就是神童,一下子就猜到我的心思了,不过我是坚决不会承认的。

我绝倒在当场,他不愧是六岁能诗,十岁擅射的神童出身,这想法亦是高人一畴,明明是感人的时刻,他却偏极度理性,毫无浪漫可言,回顾一下我的朋友圈里,和他一样的回答也就只有宋明磊了。

因为迎来了京都的两位贵客,风流王爷——忠显王原非清,及素有“京都清泉”之称的四大公子之一“清泉公子”——宋明磊的到来,然而最让广大儒生疯狂的是四大公子之首,踏雪公子原非白的出现。如果说附马原非清的光临,显示了原家对当代大儒的支持,宋明磊的出现,表明了原家对各文学流派的友好,那么原非白的到来,则是一种征服,他征服了整个洛阳城,征服了整个东庭的笔杆子。

在那个时代,文人士大夫之流往往流行峨冠博带,高屐宽衣,而原非白依然是一根玉簪束发,白衣飘飘,不以显赫的家世压人,亦不以双腿残疾引人垂怜,谈笑间,锦绣文章脱口而出,原非白本就成名甚早,叔父辈的名人自然对他大力夸赞,而年青一辈见识到他的绝世风采,立时倾倒,他的每一首诗词都流传甚广,小至井边打水的妇人,大到当今皇帝皆能念出他几句成名诗句,旦凡原非白出入街市,洛阳老少人人争先恐后地群以围之,皆能以一暏其绝代风华而为傲;城中不论男女,皆争相仿效其举止打扮,玉簪的价格一夜之间暴涨数倍,供不应求,一时间原非白三个字成了东庭文化时尚的代言人,而原氏在文人心中擅权专政的粗暴武人形象开始改变,舆论走向开始因为我和宋明磊的妙计以及原非白的风采而渐渐导向了原氏。

心中赞叹那画上的美人如此衣带当风,栩栩如生,可见画功之高,然后我目瞪口呆看着那画的落款年代,竟是辛丑年,也就是说这幅画是原非白十岁时画的,果然是当世神童。

唉!?聪明!聪明!聪明!我在心中连赞三声不过,不过你这人这么聪明做什么呢?

?运筹帷幄?

很久以前,一个少年诓我来到他的身边,却乘机反拧着我的双手,威胁我不能再对别的男人露出媚态,我痛得泪流满面,他却又轻轻地吻去了我的泪水。

?能屈能伸?

有着不可见的伤神。虽是生在钟鸣鼎食之家,他却并没有过着像其他王孙公子那般奢侈的生活,也没有浮华纨绔之气,”我闭上了眼睛,眼前却是一个白衣少年坐在梅雨中对我微笑,我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孩子,却因为母亲是庶出,被世俗所轻视,后来连他的母亲也被人害死了,他从天之娇子,众星捧月坠落到人间地狱,在轮椅上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这几年,每每我一个人旧伤发作的时候就会想,一个十岁的少年,是以怎样的心情在轮椅上去度过那样寂寞和痛苦的整整七年......寻常人早疯了,他一个少爷,却能经受这样的磨炼,他的心如磐石,动心忍性,凡事谋定而动,无往不利,所谓智者无双,勇者无敌,便说得是他,你真以为你了解原非白吗?可笑!”我轻哧一声,“为解西安之围,年仅十七岁的他私盗鱼符,救了整个西安城的百姓,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仅凭一人之力为母报仇,又是干得如何的漂亮?”

?隐忍坚强?

木槿:原非白是个感情上极其隐忍的人,心思又绝顶聪慧,当年他出“意外”的时候只有十岁,亲生母亲又突然去逝,从众星捧月落到身边的仆人只有韩修竹,谢三娘母子三个,必是防人甚深,心深似海。我相信单细胞,少根筋但又热情活泼的原非珏给他寂寞的童年带来很多生趣吧,他其实很珍惜他这个弱视弟弟吧!

若干年后,当原非白成了中原叱咤风云的乱世英雄,权倾天下之时,众人摹拜,引无数豪杰为之折腰臣服,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那令人叹服的镇定和冷静精确的判断力,却缘于少年时代的非人磨练,其中亦包括在感情上与我花木槿之间千疮百孔,魂断神伤的丝丝纠缠。很快,非白镇定了下来,收起了眼中无比的震撼,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向我居高临下地,宛若天帝一般地缓缓地伸出手来。

非白在她母亲去世时,虽然年仅十岁,但个性极其像我,倔强独立。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非白的控制力是多么的惊人,他当年中的媚药是如何之深,却宁愿自己吐血,阳爆而死,也不愿毁我清白,相比较而言,我的下场又是多么地可笑,我心中一颤,终于明白了原非白,永远也不会真正地伤害我。

他在感情上同我一样,也是一个骄傲的傻子。不,也许更傻,白白顶着踏雪公子的名号,受万人景仰,千军万马,严刀霜剑前可以面不改色,但是于情之一字,受了伤只会闷在肚子里烂掉,腐掉,然后带上厚厚的面具,缩在壳里,再不会去接收别人的感情,却见不得对方受一点点罪。

?笑倾天下?

原非白亲自迎在门口,墨发乌髻上插着一根白玉簪,一身神清气爽,愈加显得一种宝相庄严,看到我来,绝代玉容展颜一笑,我那颗女人的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

然而他的笑容可恶归可恶,讨厌归讨厌,却依然如明月清辉般静静地洒向我的心间,让我在恼恨中无法移动我的目光。

唉!果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该怎么办呢,我满心满眼全是原非白那抹倾国倾城的笑,再这样下去,我快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出尘的笑容骤然消失,深不可测的目光绞着我许久许久,久到我以为海枯石烂,天荒地老。然后他对我笑了,那种熟悉的笑容,好像就在昨天,他常常抢过梳子,逼我乖乖坐在梳妆境前,为我梳发时的柔笑,在可怕的暗宫,那一笑令我重生勇气,那一笑令我丢盔弃甲。

经年纪史

农历元武元年:

九月初十,非白诞,为原氏家主原青江第三子,赐字墨隐,母谢梅香。

元武六年:

非白五岁。

原青江扶正谢梅香;

原明两家正式决裂,明家被抄斩。

元武十一年:

非白十岁。

为母谢梅香画像;

遭暗算坠马腿折;

谢梅香病逝;

腊月初七,非白搬入西枫苑。

元武十二年:

非白十一岁。

冬,非白腿疾复发,以胭脂梅卜命定生死。

元武十七年(永康元年、永业元年):

非白十六岁。

此年特殊,一年时间改三朝,故单列。

永业二年:

非白十七岁(书中正式出场年龄)。

花木槿入西枫苑,木白初遇;

因花木槿擅闯非白沐浴这一澡堂偷窥事件,非白艳名远播,江湖人称“踏雪公子”;

清明祭母,路遇采花贼;

初夏,赠花木槿珍禽华羽、东陵白玉簪;

六月,绘《盛莲鸭戏图》和《春闺赏荷图》,情定爱莲说;

六月初六,洛阳诗会,非白夺文魁,踏雪倾天下;

六月二十,宫灯传情;

七夕,花木槿赠非白连珠弩,名曰长相守;

七月末,非白采用花木槿灭蝗之法,取得大捷;

八月十五中秋夜,非白第一次要求花木槿嫁予他;

八月十六,生生不离,原青江赐花木槿于非白做妾。

永业三年:

非白十八岁。

正月十四,“庚戌宫变”拉开乱世序幕,非白与其门客力挽狂澜,使原氏和靖夏王一族安然退出京都,原青江以“诛窦氏,清君侧”之名召回于飞燕,遂以燕子军为主力拥军五十万退守洛阳,号召天下举事讨伐窦贼;

正月十五上元节,南诏屠城;

非白私盗鱼符,服流光散,入暗宫救花木槿,杀原青舞,母仇得报;

非白因罪被原青江囚于暗宫三年,屡遭毒打和暗算。

永业五年:

非白二十岁。

非白应司马遽托付照顾其妾与子。

永业六年至永业十一年:

非白二十一岁至二十六岁。

三年家法已过,拒尚公主,受尽鞭笞酷刑;

出版《花西诗集》,数年坚持不懈找寻花木槿。

永业七年:

非白二十二岁。

十月,非白巧妙牵制窦氏主力,宋明磊得以开进十堰吞并郑州;

非白得君莫问粮草供应化解了宛城之围。

永业十一年(元庆元年):

非白二十六岁。

七月初三,木白瓜洲重逢;

七月二十,非白联手宋明磊击退摩尼亚赫左路大军;

九月十七,非白病愈,率原家军退窦周于璐州。

元庆二年:

非白二十七岁。

假扮张老头潜入弓月城救花木槿;

花木槿与撒鲁尔同归于尽,诺非白一万年。

元庆三年:

非白二十八岁。

四月十九,非白携韩修竹回攻肃州,以九宫八卦阵法隐没所率两万兵力,包抄黄两镇,击破平鲁军,潘正越怒焚肃州退至甘州;

雨季后,木白积香寺再遇;

立冬之夜汝州战场,花木槿误伤非白。

元庆四年(元昌元年):

非白二十九岁。

正月初九雨水,非白唤醒已昏迷的花木槿;

正月十二,木白西枫苑互诉情肠,浮生论缱绻;

正月十四,花木槿因惧韩修竹等人的排斥欲离开非白偷返黔中,非白被逼自伤;

正月二十五,王皇后携太子谋反,非白联同轩辕本绪使反间计破了其阴谋,逃过诛杀;

四月初二,德宗收花木槿为义女,赐姓轩辕,封号贞静,赐婚非白;

四月初七,木白大婚;

五月初一,“五月雪之变”,非白救花木槿,拥原青江称帝,改国号塬,年号元昌,非白封北晋王;

五月上旬,非白同于飞燕回定州,经会战取得定州大捷,并采纳韩修竹建议,攻下济州;

五月末,非白携花木槿厚祭轩辕淑孝,迁世子于西宫,易其号曰西川王;

六月二十四,大暑,非白攻下塑州和代州,进逼定州;

七月中下旬,非白同于飞燕早宋明磊一步攻下伐州,原青江授非白天德军虎符,统领元德、武德、天德三军,令其联合诸军,合击幽州,攻下窦周;

除夕,非白率军取得北伐大捷,于飞燕斩杀潘正越于桑干河,原青江密令非白生擒窦英华。

元昌二年:

非白三十岁。

元月初一,非白率大军登幽州;

元月初五,非白率天德军、元德军攻神午门,谢素辉于宣德门活捉窦英华,原青江命非白就地颁诏,犒赏三军;

正月十五上元节,非白披黄金甲,率三军凯旋入城,逐例封赏,大塬皇祖基业始成;

庆功宴上,非白婉拒乔芊婵的攀婚;

下半年,贵女朋争抬头,非白以修栈黄河为名,携家臣王妃避太子之争;

九月初九重阳节,非白遵诏开天策府,纳十八学士;

腊月初八,非白携西枫苑众人玩雪对诗。

元昌三年:

非白三十一岁。

正月十五上元节,非白化解隐花裙风波,躲过花锦绣陷害;

三月初六,原青江听信谗言猜忌非白,非白献黄河治理蓝图未果;

十月初五立冬,继“流雨殿惨案”“花嫁案”“富君街焚火案”之后,原青江疑心愈重,花木槿被拘押,非白被逐回封地晋阳;

腊月初八,“崇元殿之变”,原非清乱箭而亡,原非烟投井,宋明磊自绝,原奉定偷玉玺挟原非流逃亡秦岭,非白夺宫救花木槿,袭天子位,尊原青江为上皇;

腊月下旬,原青江驾崩,非白因花木槿赦免兰生,后擢升于飞燕一等忠勇郡王,收原珍珠为御妹,封号安城公主。

乔万发兵救花锦绣被戮,非白着谢素辉收缴武德军,花锦绣交出凤宫印。

元德元年:

非白三十二岁。

癸亥元日,非白行登基大典,改年号元德,称元德帝,庙号世祖;

二月初,册封花木槿为皇后,封号端淑贞静;

因花木槿而废除后妃殉葬古制,以陶人代葬;

二月初二,原奉定及原非流逃亡被捕,原奉定贬为庶人,软禁暗宫,原非流交还玉玺,非白着其迁秦岭为原青江守陵;

春分过后,轩辕太后辞世,非白赐谥号联义恭仁孝节太后;

四月二十六,非白着花锦绣并原青江众妃妾三十五人入法门寺带发修行;

非白第一次说出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的誓言;

五月,非白携花木槿游幸渭河,遇原非珏;

七月,非白邀突厥、大理及大辽首脑并使臣于秦岭狩猎;

八月上旬,四国首脑共同签订长安之盟,于华山之巅第一次歃血为盟;

八月十六,非白于麟德殿大宴诸皇及贵女;

腊月初五,非白携花木槿私宴平安归来的于飞燕;

腊月初八,姚碧莹携一身伤病从突厥重返西安,非白与众人亲自探望;

除夕午后,非白与姚碧莹共奏《长相守》,以琴音鼓励其振作;

除夕夜,非白携众人摆宴燕子楼,明凤卿率暗人行刺,非白和姚碧莹皆为毒雾所伤,非白左胸挨一刀,明凤卿被戮。

元德二年:

元月初一,非白薨,享年三十二岁,彼时独面死亡,嘱韩修竹等人力保花木槿,着青媚将生生不离解药转交花木槿,护其往大理可保安全;

之后,司马遽假扮非白,顶替其皇位;

五月初,花木槿误入紫陵宫,见到装着非白骨灰的白玉瓶,以及那根藏着“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誓言的白玉簪。

--------------------------------(完)------------------------------------

后记:

海飘雪原文时间太混乱,且诸多前后不对应bug很明显的地方,整理起来略吃力。

海飘雪在大事纪年表中有多处纠正原文时间错误,比如永业十一年纠错原文的永业八年,司马遽死时享年三十八岁纠错原文的四十五岁。

元德二年非白本应三十三岁,但元月初一即正月初一(古代元月即正月)薨,故非白享年只有三十二岁。

纵观非白一生,奔波劳碌一辈子,快乐的日子屈指可数,看着纪年史心酸不是滋味。

他和花木槿西枫苑一年,后面拼拼凑凑四年不到,为这不满五年的相守,遍体鳞伤,苦痛缠身,单屡次服流光散就耗去了他几十年的寿命,更遑论暗宫那不堪回首的日子;花木槿和别人有八年有后面的七年,非白何苦?太痴!

非白走了快半年花木槿才找到他,白玉瓶孤零零躺在暗宫阴暗的角落里那么久,太唏嘘!

农历元武元年:

九月初十,非白诞,为原氏家主原青江第三子,赐字墨隐,母谢梅香。

元武六年:

非白五岁。

原青江扶正谢梅香;

原明两家正式决裂,明家被抄斩。

元武十一年:

非白十岁。

为母谢梅香画像;

遭暗算坠马腿折;

谢梅香病逝;

腊月初七,非白搬入西枫苑。

元武十二年:

非白十一岁。

冬,非白腿疾复发,以胭脂梅卜命定生死。

元武十七年(永康元年、永业元年):

非白十六岁。

此年特殊,一年时间改三朝,故单列。

永业二年:

非白十七岁(书中正式出场年龄)。

花木槿入西枫苑,木白初遇;

因花木槿擅闯非白沐浴这一澡堂偷窥事件,非白艳名远播,江湖人称“踏雪公子”;

清明祭母,路遇采花贼;

初夏,赠花木槿珍禽华羽、东陵白玉簪;

六月,绘《盛莲鸭戏图》和《春闺赏荷图》,情定爱莲说;

六月初六,洛阳诗会,非白夺文魁,踏雪倾天下;

六月二十,宫灯传情;

七夕,花木槿赠非白连珠弩,名曰长相守;

七月末,非白采用花木槿灭蝗之法,取得大捷;

八月十五中秋夜,非白第一次要求花木槿嫁予他;

八月十六,生生不离,原青江赐花木槿于非白做妾。

永业三年:

非白十八岁。

正月十四,“庚戌宫变”拉开乱世序幕,非白与其门客力挽狂澜,使原氏和靖夏王一族安然退出京都,原青江以“诛窦氏,清君侧”之名召回于飞燕,遂以燕子军为主力拥军五十万退守洛阳,号召天下举事讨伐窦贼;

正月十五上元节,南诏屠城;

非白私盗鱼符,服流光散,入暗宫救花木槿,杀原青舞,母仇得报;

非白因罪被原青江囚于暗宫三年,屡遭毒打和暗算。

永业五年:

非白二十岁。

非白应司马遽托付照顾其妾与子。

永业六年至永业十一年:

非白二十一岁至二十六岁。

三年家法已过,拒尚公主,受尽鞭笞酷刑;

出版《花西诗集》,数年坚持不懈找寻花木槿。

永业七年:

非白二十二岁。

十月,非白巧妙牵制窦氏主力,宋明磊得以开进十堰吞并郑州;

非白得君莫问粮草供应化解了宛城之围。

永业十一年(元庆元年):

非白二十六岁。

七月初三,木白瓜洲重逢;

七月二十,非白联手宋明磊击退摩尼亚赫左路大军;

九月十七,非白病愈,率原家军退窦周于璐州。

元庆二年:

非白二十七岁。

假扮张老头潜入弓月城救花木槿;

花木槿与撒鲁尔同归于尽,诺非白一万年。

元庆三年:

非白二十八岁。

四月十九,非白携韩修竹回攻肃州,以九宫八卦阵法隐没所率两万兵力,包抄黄两镇,击破平鲁军,潘正越怒焚肃州退至甘州;

雨季后,木白积香寺再遇;

立冬之夜汝州战场,花木槿误伤非白。

元庆四年(元昌元年):

非白二十九岁。

正月初九雨水,非白唤醒已昏迷的花木槿;

正月十二,木白西枫苑互诉情肠,浮生论缱绻;

正月十四,花木槿因惧韩修竹等人的排斥欲离开非白偷返黔中,非白被逼自伤;

正月二十五,王皇后携太子谋反,非白联同轩辕本绪使反间计破了其阴谋,逃过诛杀;

四月初二,德宗收花木槿为义女,赐姓轩辕,封号贞静,赐婚非白;

四月初七,木白大婚;

五月初一,“五月雪之变”,非白救花木槿,拥原青江称帝,改国号塬,年号元昌,非白封北晋王;

五月上旬,非白同于飞燕回定州,经会战取得定州大捷,并采纳韩修竹建议,攻下济州;

五月末,非白携花木槿厚祭轩辕淑孝,迁世子于西宫,易其号曰西川王;

六月二十四,大暑,非白攻下塑州和代州,进逼定州;

七月中下旬,非白同于飞燕早宋明磊一步攻下伐州,原青江授非白天德军虎符,统领元德、武德、天德三军,令其联合诸军,合击幽州,攻下窦周;

除夕,非白率军取得北伐大捷,于飞燕斩杀潘正越于桑干河,原青江密令非白生擒窦英华。

元昌二年:

非白三十岁。

元月初一,非白率大军登幽州;

元月初五,非白率天德军、元德军攻神午门,谢素辉于宣德门活捉窦英华,原青江命非白就地颁诏,犒赏三军;

正月十五上元节,非白披黄金甲,率三军凯旋入城,逐例封赏,大塬皇祖基业始成;

庆功宴上,非白婉拒乔芊婵的攀婚;

下半年,贵女朋争抬头,非白以修栈黄河为名,携家臣王妃避太子之争;

九月初九重阳节,非白遵诏开天策府,纳十八学士;

腊月初八,非白携西枫苑众人玩雪对诗。

元昌三年:

非白三十一岁。

正月十五上元节,非白化解隐花裙风波,躲过花锦绣陷害;

三月初六,原青江听信谗言猜忌非白,非白献黄河治理蓝图未果;

十月初五立冬,继“流雨殿惨案”“花嫁案”“富君街焚火案”之后,原青江疑心愈重,花木槿被拘押,非白被逐回封地晋阳;

腊月初八,“崇元殿之变”,原非清乱箭而亡,原非烟投井,宋明磊自绝,原奉定偷玉玺挟原非流逃亡秦岭,非白夺宫救花木槿,袭天子位,尊原青江为上皇;

腊月下旬,原青江驾崩,非白因花木槿赦免兰生,后擢升于飞燕一等忠勇郡王,收原珍珠为御妹,封号安城公主。

乔万发兵救花锦绣被戮,非白着谢素辉收缴武德军,花锦绣交出凤宫印。

元德元年:

非白三十二岁。

癸亥元日,非白行登基大典,改年号元德,称元德帝,庙号世祖;

二月初,册封花木槿为皇后,封号端淑贞静;

因花木槿而废除后妃殉葬古制,以陶人代葬;

二月初二,原奉定及原非流逃亡被捕,原奉定贬为庶人,软禁暗宫,原非流交还玉玺,非白着其迁秦岭为原青江守陵;

春分过后,轩辕太后辞世,非白赐谥号联义恭仁孝节太后;

四月二十六,非白着花锦绣并原青江众妃妾三十五人入法门寺带发修行;

非白第一次说出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的誓言;

五月,非白携花木槿游幸渭河,遇原非珏;

七月,非白邀突厥、大理及大辽首脑并使臣于秦岭狩猎;

八月上旬,四国首脑共同签订长安之盟,于华山之巅第一次歃血为盟;

八月十六,非白于麟德殿大宴诸皇及贵女;

腊月初五,非白携花木槿私宴平安归来的于飞燕;

腊月初八,姚碧莹携一身伤病从突厥重返西安,非白与众人亲自探望;

除夕午后,非白与姚碧莹共奏《长相守》,以琴音鼓励其振作;

除夕夜,非白携众人摆宴燕子楼,明凤卿率暗人行刺,非白和姚碧莹皆为毒雾所伤,非白左胸挨一刀,明凤卿被戮。

元德二年:

元月初一,非白薨,享年三十二岁,彼时独面死亡,嘱韩修竹等人力保花木槿,着青媚将生生不离解药转交花木槿,护其往大理可保安全;

之后,司马遽假扮非白,顶替其皇位;

五月初,花木槿误入紫陵宫,见到装着非白骨灰的白玉瓶,以及那根藏着“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誓言的白玉簪。

--------------------------------(完)------------------------------------

后记:

海飘雪原文时间太混乱,且诸多前后不对应bug很明显的地方,整理起来略吃力。

海飘雪在大事纪年表中有多处纠正原文时间错误,比如永业十一年纠错原文的永业八年,司马遽死时享年三十八岁纠错原文的四十五岁。

元德二年非白本应三十三岁,但元月初一即正月初一(古代元月即正月)薨,故非白享年只有三十二岁。

纵观非白一生,奔波劳碌一辈子,快乐的日子屈指可数,看着纪年史心酸不是滋味。

他和花木槿西枫苑一年,后面拼拼凑凑四年不到,为这不满五年的相守,遍体鳞伤,苦痛缠身,单屡次服流光散就耗去了他几十年的寿命,更遑论暗宫那不堪回首的日子;花木槿和别人有八年有后面的七年,非白何苦?太痴!

非白走了快半年花木槿才找到他,白玉瓶孤零零躺在暗宫阴暗的角落里那么久,太唏嘘!

经典对白

1.你不用谢我,既然今儿个我救了你,你须心中有数,这条贱命便是我的,终有一日是要讨回来的。

2.大突厥的王储是这么个沉溺于女色的脓包,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替你丢人。

3.丫头生的又怎样,总比人尽可夫强!

4.你快放手!你、你简直不知廉耻……

5.我一睁眼,你就光溜溜的,还来怪我。

6.下次若再让我看到你对别的男人那浪样儿,我就拧断你的手,

7.你莫要怕我,木槿,只要你莫再忤逆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8.我始乱终弃?那你和原非珏在后山的樱花林里卿卿我我又算什么?

9.原某非龙阳之辈,实在不能报答玉郎君之深情厚意。

10.不错,原某今生非她不娶。

11.你又来晚了,木槿,今儿个多练两个时辰。

12.木槿,别哭,再忍忍,素辉这就去煎药,我再喂你喝啊,喝了就不疼了啊!

13.若要出这个苑子,除非你能打败素辉。

14.你去瞧了她,莫非就能让你的武功突飞猛进,打败素辉了吗?

15.你是去瞧她,还是去看她的主子?

16.你的伤还没大好,不宜去北边偏僻之地。

17.旧伤可痛?

18.放心吧,我保证你这一辈子天天看见我,想逃也逃不了。

19.你自己看呆了,又来赖我。

20.你已过了及笄,为何脑后总挂个大辫子,不学学其他年轻女孩子,梳上流行的发髻呢?

21.我觉得若在侯爷和他的朋友面前写几篇文章、射几支箭、耍几套拳,便能让侯爷多去看看我母亲,让她多笑笑也不错,反正于我而言,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22.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我被人设计摔下马来,母亲一急之下病故了。

23.好一个机智的丫头,若我母亲有你一半的口舌之利,也许就不会这么命苦了。

24.那时我也腹诽甚多,他不去关怀那个病美人,紧着你这个活蹦乱跳的疯丫头做什么?

25.你还不疯吗?三更半夜,擅闯我沐浴的地方,扒光我的衣服,还自说自话地解了我的春药。

26.云凝青丝玉脂冠,笑生百媚入眉端。春深芍药和烟拆,秋晓芙蓉破露看。

27.我要你到我房里来,是因为素辉才刚和绿萼比武折了腿,今晚不能伺候我了,这和你的月信又有什么相干了?你倒说说,我要你到我房里来做什么?

28.花姑子,你为何和你的木槿姐姐长得一样丑呢?

29.木槿,永远不要背叛我……不然我让你变成大海中的泡沫。

30.你人都是我的了,你的布偶妹妹自然也是我的。

31.这画中,你可看见你了?

32.莲之爱,同予者墨隐。

33.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34.刚才是我唐突了,木槿可怪我?

35.我本欲带你一起去看看洛阳名胜,只是又怕你的身体经不起这一路上的劳顿,而且那会诗访友只是其次,我欲笼络些文人大儒,为原家造些声势,恐是无暇带你四处游玩,望你见谅。

36.你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37.一个月不见,你爱发呆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38.都这么大姑娘了,为何不懂照顾自己?真让人不放心啊。

39.你疏于练武,还偷吃油泼辣子了是吧?

40.你二哥既在洛阳的宝玉祥专门为你订了这对耳坠,我这个做三爷的怎好空着手回来见你?

41.木槿可喜欢这洛阳宫灯?

42.这下你不怕天黑了吧?

43.你们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是想活活把她折腾死吗?

44.你究竟要去哪里,木槿?

45.莫怪三娘多嘴,这回可连我这个做少爷的也看着心疼了,莫要再捣鼓那些东西了。你究竟要做什么呢?让我来帮你吧。

46.你这个丫头,怎的如此与众不同?

47.木槿,这次你灭蝗立了大功,你可要什么赏赐?

48.你不用妄想到四毛子那里了?

49.你这丫头,半天没个正经。我本事再大,这明月却是摘不到的,你还是要些别的吧。

50.花木槿,你给我听着,即便你的寿命只有三十年,我也要完全拥有!

51.你花木槿倒真是个神人了,连两个杀人亡命的逃犯都肯听你的规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52.你哪里是无家可归了?这西枫苑就是你的家啊。木槿,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的心定下来呢?我常常自问胸中有丘壑,却独独对你无奈……你、你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呢?

53.木槿,你、你可愿嫁给我?

54.看来韩先生说的没错,我果然是自讨苦吃,你、你不识好歹……

55.木槿,今生今世我是不会放手了,你就死心吧……

56.多吃点,木槿,这紫园我尚能入眼的,也就是这桂花糕了。

57.你这丫头总是这样盯着我,像我没穿衣服似的,让我这个做男儿的,倒不好意思起来。

58.你不是说我这辈子休想碰你吗?我碰了,你又当如何?

59.既然你心中认定我是如此卑鄙,那我索性如了你的愿,无耻到底吧。

60.至于生生不离的解药呢,我可以告诉你,就算侯爷放你自由,就算我得了这解药,你这一生也休想离开我,我死也不会给你的。

61.小侄就在此处,姑母要杀要剐尽管吩咐,只请姑母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吧。

62.你……莫要怕,不过得忍一下痛……

63.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64.莫怕,我一定会让你活着出去的。

65.有时疯狂的占有还不如自由地放手来得潇洒。

66.原青舞,我答应你打开家母的墓室,你莫要再折磨她了。

67.这世上的百般算计,有时却比不上一颗单纯的心。

68.您说得全对,或许这原家的人都是一群疯子,都该死,都该杀,连我这条命,您也尽可以拿去。可是,千不该,万不该,您不该残害这个花木槿,更不该下毒手害死了我的娘亲。

69.此时是你分明都快将我打成内伤了,哪里是半死不活的?

70.我千辛万苦地同你大哥潜入西安城来救你,连韩先生也没知会一声,你的心中却只想着我要毒你、害你、利用你……

71.你别拿锦绣那档子事来噎我,说来说去还不是我不及你心上的那个会装傻吗?

72.若是他在这里,真要是毒你害你,你也会找上成千上万个理由来帮他开脱,然后甘之如饴吧?

73.我不杀她,难道还等着你来帮我杀她不成?

74.她是我的人,又岂是外人?

75.你究竟在哪里啊?快归来啊,莫要再离我而去了。

76.梅树易活,但姑娘最好是命家人时时修剪侧枝,那花枝方能更盛。

77.朝珠夫人好客,非白感激不尽。只是却不知这个家谁是一家之主,竟让妇人前来咄咄逼人。

78.君老板好福气啊,夫人能干,令爱活泼,墨隐实在羡慕。

79.朝珠夫人虽是绝代风华,确然说到底女子当以温柔恭顺为美德……长此以往,即便拥得良人爱女,终是鸠占凤巢,依墨隐看来,亦不会长久。

80.曾经有一个女子,她就像精灵一般进入了我的世界,仅仅一年时间,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不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可是每当午夜梦回,全是她的笑颜,一切就好像在昨日,她对我淘气地说道:“‘三爷明鉴哪”。

81.木槿……为何……她……为何不肯认我?你……可是我那苦命的妻,花木槿?

82.木槿,这不是梦,我又见到了你,对吗?所以你不要离开我了。

83.你莫走……莫要再离我而去了……

84.人生的误会有很多,有些误会终其一生也无法解开,令人一生挣扎,生不如死。

85.乱世无道,天涯沦落之人,贱名不提也罢。

86.方才分明是殿下先出狠招吧,莫要逼我们先来算算永业三年西安屠城的血债。

87.可是……旧伤疼痛难忍?

88.莫非夫人是在等段太子找到你,好杀了我,然后你便能和段太子二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比翼双飞共生死不成?

89.原非白若能对你下格杀令,十个八个花木槿便也横尸江南,何苦等到此时。夫人太看得起原非白了,他根本对你下不了手,踏雪公子便如传言所说,色欲熏心,难成大事,岂止是难成大事,他简直便是好色无能之辈,今生注定……

90.你……竟然想杀我?好!好!好!

91.杀了我,好去找你那心爱的段月容再为你扮作女人,继续哄你开心吗?

92.暗宫……养病那阵子烛火经常不济,便索性练出黑暗中视物来。

93.等我们出了这突厥,便再不分开!

94.如此说来,内人不在身边的这些年,真真难为段太子啦。

95.妖孽,你中了我原家独门的秋日散,如今自身难保,还是快些放开她,原某或可留你一条生路。莫要忘了,她本就是我原非白的夫人。

96.你这丧尽天良的妖孽,她明明便是我的妻子,原家的花西夫人!

97.你无耻地抢走了我的妻子,藏匿了整整七年,此时也是归还的时候了吧!

98.痴心妄想的妖孽!

99.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100.王妃好意,非白心领了,只是在下实在不愿意扰人好事。

101.我这一生都是为你所累,你在同他快活时,我在地宫里受尽折磨,心心念念全是你的安全,可是你……花木槿早已卖身投靠……

102.阿遽说得对,你同锦绣都是祸水。

103.原氏向来有仇必报,西安屠城这一笔债,大理段氏最好早做准备,我原氏迟早是要还的。

104.花木槿,从今往后,你最好拉紧这个妖孽的手,我们再见面时,便是敌人,我必杀你同这个妖孽!

105.你以为你回来救了我,我就会接受你?你这个不贞的女人,根本不要想进我原家的门,我不想看到你,快滚……

106.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跟着段月容走呢?我所带的流光散早已用尽,这条腿怕是再也动不了了,只会成为你的负担。

107.傻丫头,这个傻丫头。

108.我身边没有带古琴和长笛,所以我是想让你同他在一处,可保平安。更何况,流光散的反效用太过剧烈,我亦不知能陪你多久。

109.你莫要管我,快走吧。

110.对不起木槿,我刚刚没有认出你来,你生我的气了吗?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快出来呀!

111.木槿,你这个傻丫头。

112.你早知道她是花木槿,却瞒了我五年,你这个混蛋!

113.我劝你莫要再打这个女人的主意,不然,你莫怪我不念情分,撕毁合约。

114.我自问总有办法保护娘亲,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娘亲在我怀中断了气。

115.我便对自己说,此以后绝不再对女人用真心,可是老天爷却让我头一个就遇到了你。

116.木槿,你可知,这些年来我的心上眼里,醒着睡着,一刻也忘不了你啊!

117.你要怎么折磨我都行,只是,你莫要再离我而去了,我已经受够了……没……有你的日子,求求你醒过来吧。

118.这里是西枫苑,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了,跟我回去好吗?

119.木槿啊木槿,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

120.无妨的,有女眷在的地方,男子们总会着了道。

121.好木槿,你可知比死亡更可怕的便是这分离的煎熬,我盼了你整整九年。

122.你可知这几年,我总是梦见你,可是一醒来,我的怀里还是空的,我几乎要以为这一次我又做梦了呢。

123.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拥有你的实感呢?

124.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九年我会不会忘了你?如果我忘了你,你会不会难受成这样?恐怕是开心得不得了吧。

125.你不要拿我同他比,也不要拿我同段月容比!

126.这样的我?你又喜欢怎样的我?莫不是要我像段月容一样,整日扮个女子来哄你高兴,你便喜欢了?

127.我被困在暗宫的日日夜夜,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此时此刻,谁抱着你,他在对你做什么?我就会变得发疯、发狂、发痴。

128.你说的对,我们俩一开始就是错的,你根本不该爱上我这个不祥之人。那么我呢?我为何要生在这世上,为何要是原家的人,为何要遇到你呢?

129.我等了你整整九年,如今却要我来选,放了你还是杀了你。花木槿……你好狠的心啊……不愧是江南财阀的大老板,君莫问!

130.罢、罢、罢,我原非白今日就成全了你,让你我永世不会再见!

131.你知道这九年来我最怕的是什么吗?我最怕的就是像昨天那样,我会口不择言地来伤害你。

132.长相思,摧心肝;长相守,梦中寒。

133.以后你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134.我都以为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娘亲的鸡心饼了。

135.莫怕,一切有我。

136.这是我与父王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来啰嗦。

137.她不是贱婢,她是我失散多年的花西夫人。

138.我与木槿失散八年,再不能让人欺凌于她。

139.我决定了,我不想再错过你了。你我之间蹉跎了多少岁月,人生能有几个九年?

140.我知道我要面对什么,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

141.若有人要将你从我这里夺走,就先杀了我,你也一样!

142.答应我,同我一起面对,好吗?

143.木槿,相信我,我要同你一起好好活下去!

144.战场本就是男人的天下!

145.你回来跟着我,其实是吃苦头的。可是我就是舍不下你,受不了别的男人站在你身边。

146.不用怕,我们一定会平安的。

147.英雄不问出处,试问谁的出身又比谁更高贵些?

148.就凭淑孝公主有一颗高贵的心!

149.非白平生最恶心地歹毒的女子,我那可怜的娘亲亦是为这样的女子所害。

150.即便出身再高贵,样貌再出色动人,于我而言不过一具粉红骷髅罢了,故而原某是绝不会娶这样的女子为妻,因为这便侮辱了妻之一字。

151.这世间再厉害的物种,都非完美之身,都带着自身的弱点和缺陷。

152.像我等生在帝王公卿之家,天生锦衣玉食,深躬诗书礼仪,却偏偏每个人心里住着一个恶魔,人人皆为其折磨亦复被其驱使,可悲复可恨,而这个恶魔无非权欲二字。

153.所谓天皇贵胄,只为追逐权欲,贪恋富贵吗?

154.为君者若不以天下为重,若不能懂得无私二字,如何能做到解救万民于水火,如何能做到匡正社稷、安定天下?

155.我本风雅颂,亦得佳偶子。偏逢离乱世,经年怨分离,旦息烽火台,何惜身作死!

156.冤冤相报何时了?化为死结怨更深,到最后无人有胜算。

157.日子的确还很长,长到足够把所有的仇恨一一还来,打破这个死结了。

158.我原非白此生最不愿意欠女人之情,尤其是你的!

159.多谢乔小姐的垂青。小王听说乔小姐熟读诗书,当知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160.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161.什么您家的、我家的,我还想请问君老板阁下呀,你们主仆二人是什么时候看上我们主仆二人了呢?

162.你若明白‘弱水三千’之意,当知我心,我是为你从死人堆里爬回来的,如今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话是不作数的,你怎么还不信我呢。

163.你且放心,我若说话不作数,便立刻化个大乌龟,天天给你翻过壳来,耍着玩儿一辈子,这可好了吧?

164.你重病却不让人通知我这档子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165.你越活越傻了,怎么办?

166.放心吧,天下太平了,我再不离你而去!

167.女大不中留,越留越成仇。

168.你这人,所谓小别胜新婚,怎的一点儿风情也不解呢?

169.‘闲碾凤团消短梦,静看燕子垒新巢’,想是朝珠夫人怨愤难平啊。

170.一涓春水点黄昏,几缕香寒散玉尘。曾把芳心深相许,春风未见已消魂。

171.你可知道狗拿耗子,后面怎么说的?

172.我只想快些要个孩子,哪里淫乐了?

173.父皇容禀,在吾原氏,孩儿若不能登上皇位,便不能保住这个女人,是故……恕孩儿斗胆,两者皆要!

174.一月不见,你竟瘦成这样了,你受苦了。

175.木槿,陪我一起去宣平安旨吧!

176.劳烦皇后为我披上可好?

177.请太皇贵妃放了皇后,一切因缘皆由朕而起,让我们来个了断吧!

178.如今你依然如此美貌,可是一想到你这双美丽的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我就觉得无比恶心!你为了荣华,勾引过这么多男人,像你这样的人怎能母仪天下?

179.木槿同阿遽倒越来越像一家人了。

180.暗宫不可废,绝对不行!

181.阿遽不是段月容,我自然会管教,不用你操心了!

182.莫要忘了你是我的女人,莫要忘了当年非珏的教训。

183.也罢,该来的就来吧!

184.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

185.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放开你了。

186.好像有人曾经在梦中对我说过,我将登上皇帝之位,却不能同相爱之人长相厮守。

187.流光散的确可怕,我这些年明显气力不济,精神恍惚。

188.再也不了,除非是你要离开我。

189.若我负你,我便不得好死。

190.请武帝放心,朕与皇后早有安排,倒是南部诸国虽为陛下所征,但民风彪悍,桀骜难驯,陛下倒要多费心思找些妥帖的人去治理。虽选其族女入宫侍奉,但久闻陛下后宫佳丽甚多,女子好妒,就怕牵连前朝,陛下亦要留心摆平这众多嫔妃,免生祸端。

191.天下本来便是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192.这是家宴,只有朕的妻兄,没有家臣。

1.你不用谢我,既然今儿个我救了你,你须心中有数,这条贱命便是我的,终有一日是要讨回来的。

2.大突厥的王储是这么个沉溺于女色的脓包,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替你丢人。

3.丫头生的又怎样,总比人尽可夫强!

4.你快放手!你、你简直不知廉耻……

5.我一睁眼,你就光溜溜的,还来怪我。

6.下次若再让我看到你对别的男人那浪样儿,我就拧断你的手,

7.你莫要怕我,木槿,只要你莫再忤逆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8.我始乱终弃?那你和原非珏在后山的樱花林里卿卿我我又算什么?

9.原某非龙阳之辈,实在不能报答玉郎君之深情厚意。

10.不错,原某今生非她不娶。

11.你又来晚了,木槿,今儿个多练两个时辰。

12.木槿,别哭,再忍忍,素辉这就去煎药,我再喂你喝啊,喝了就不疼了啊!

13.若要出这个苑子,除非你能打败素辉。

14.你去瞧了她,莫非就能让你的武功突飞猛进,打败素辉了吗?

15.你是去瞧她,还是去看她的主子?

16.你的伤还没大好,不宜去北边偏僻之地。

17.旧伤可痛?

18.放心吧,我保证你这一辈子天天看见我,想逃也逃不了。

19.你自己看呆了,又来赖我。

20.你已过了及笄,为何脑后总挂个大辫子,不学学其他年轻女孩子,梳上流行的发髻呢?

21.我觉得若在侯爷和他的朋友面前写几篇文章、射几支箭、耍几套拳,便能让侯爷多去看看我母亲,让她多笑笑也不错,反正于我而言,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22.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我被人设计摔下马来,母亲一急之下病故了。

23.好一个机智的丫头,若我母亲有你一半的口舌之利,也许就不会这么命苦了。

24.那时我也腹诽甚多,他不去关怀那个病美人,紧着你这个活蹦乱跳的疯丫头做什么?

25.你还不疯吗?三更半夜,擅闯我沐浴的地方,扒光我的衣服,还自说自话地解了我的春药。

26.云凝青丝玉脂冠,笑生百媚入眉端。春深芍药和烟拆,秋晓芙蓉破露看。

27.我要你到我房里来,是因为素辉才刚和绿萼比武折了腿,今晚不能伺候我了,这和你的月信又有什么相干了?你倒说说,我要你到我房里来做什么?

28.花姑子,你为何和你的木槿姐姐长得一样丑呢?

29.木槿,永远不要背叛我……不然我让你变成大海中的泡沫。

30.你人都是我的了,你的布偶妹妹自然也是我的。

31.这画中,你可看见你了?

32.莲之爱,同予者墨隐。

33.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34.刚才是我唐突了,木槿可怪我?

35.我本欲带你一起去看看洛阳名胜,只是又怕你的身体经不起这一路上的劳顿,而且那会诗访友只是其次,我欲笼络些文人大儒,为原家造些声势,恐是无暇带你四处游玩,望你见谅。

36.你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37.一个月不见,你爱发呆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38.都这么大姑娘了,为何不懂照顾自己?真让人不放心啊。

39.你疏于练武,还偷吃油泼辣子了是吧?

40.你二哥既在洛阳的宝玉祥专门为你订了这对耳坠,我这个做三爷的怎好空着手回来见你?

41.木槿可喜欢这洛阳宫灯?

42.这下你不怕天黑了吧?

43.你们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是想活活把她折腾死吗?

44.你究竟要去哪里,木槿?

45.莫怪三娘多嘴,这回可连我这个做少爷的也看着心疼了,莫要再捣鼓那些东西了。你究竟要做什么呢?让我来帮你吧。

46.你这个丫头,怎的如此与众不同?

47.木槿,这次你灭蝗立了大功,你可要什么赏赐?

48.你不用妄想到四毛子那里了?

49.你这丫头,半天没个正经。我本事再大,这明月却是摘不到的,你还是要些别的吧。

50.花木槿,你给我听着,即便你的寿命只有三十年,我也要完全拥有!

51.你花木槿倒真是个神人了,连两个杀人亡命的逃犯都肯听你的规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52.你哪里是无家可归了?这西枫苑就是你的家啊。木槿,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的心定下来呢?我常常自问胸中有丘壑,却独独对你无奈……你、你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呢?

53.木槿,你、你可愿嫁给我?

54.看来韩先生说的没错,我果然是自讨苦吃,你、你不识好歹……

55.木槿,今生今世我是不会放手了,你就死心吧……

56.多吃点,木槿,这紫园我尚能入眼的,也就是这桂花糕了。

57.你这丫头总是这样盯着我,像我没穿衣服似的,让我这个做男儿的,倒不好意思起来。

58.你不是说我这辈子休想碰你吗?我碰了,你又当如何?

59.既然你心中认定我是如此卑鄙,那我索性如了你的愿,无耻到底吧。

60.至于生生不离的解药呢,我可以告诉你,就算侯爷放你自由,就算我得了这解药,你这一生也休想离开我,我死也不会给你的。

61.小侄就在此处,姑母要杀要剐尽管吩咐,只请姑母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吧。

62.你……莫要怕,不过得忍一下痛……

63.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64.莫怕,我一定会让你活着出去的。

65.有时疯狂的占有还不如自由地放手来得潇洒。

66.原青舞,我答应你打开家母的墓室,你莫要再折磨她了。

67.这世上的百般算计,有时却比不上一颗单纯的心。

68.您说得全对,或许这原家的人都是一群疯子,都该死,都该杀,连我这条命,您也尽可以拿去。可是,千不该,万不该,您不该残害这个花木槿,更不该下毒手害死了我的娘亲。

69.此时是你分明都快将我打成内伤了,哪里是半死不活的?

70.我千辛万苦地同你大哥潜入西安城来救你,连韩先生也没知会一声,你的心中却只想着我要毒你、害你、利用你……

71.你别拿锦绣那档子事来噎我,说来说去还不是我不及你心上的那个会装傻吗?

72.若是他在这里,真要是毒你害你,你也会找上成千上万个理由来帮他开脱,然后甘之如饴吧?

73.我不杀她,难道还等着你来帮我杀她不成?

74.她是我的人,又岂是外人?

75.你究竟在哪里啊?快归来啊,莫要再离我而去了。

76.梅树易活,但姑娘最好是命家人时时修剪侧枝,那花枝方能更盛。

77.朝珠夫人好客,非白感激不尽。只是却不知这个家谁是一家之主,竟让妇人前来咄咄逼人。

78.君老板好福气啊,夫人能干,令爱活泼,墨隐实在羡慕。

79.朝珠夫人虽是绝代风华,确然说到底女子当以温柔恭顺为美德……长此以往,即便拥得良人爱女,终是鸠占凤巢,依墨隐看来,亦不会长久。

80.曾经有一个女子,她就像精灵一般进入了我的世界,仅仅一年时间,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不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可是每当午夜梦回,全是她的笑颜,一切就好像在昨日,她对我淘气地说道:“‘三爷明鉴哪”。

81.木槿……为何……她……为何不肯认我?你……可是我那苦命的妻,花木槿?

82.木槿,这不是梦,我又见到了你,对吗?所以你不要离开我了。

83.你莫走……莫要再离我而去了……

84.人生的误会有很多,有些误会终其一生也无法解开,令人一生挣扎,生不如死。

85.乱世无道,天涯沦落之人,贱名不提也罢。

86.方才分明是殿下先出狠招吧,莫要逼我们先来算算永业三年西安屠城的血债。

87.可是……旧伤疼痛难忍?

88.莫非夫人是在等段太子找到你,好杀了我,然后你便能和段太子二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比翼双飞共生死不成?

89.原非白若能对你下格杀令,十个八个花木槿便也横尸江南,何苦等到此时。夫人太看得起原非白了,他根本对你下不了手,踏雪公子便如传言所说,色欲熏心,难成大事,岂止是难成大事,他简直便是好色无能之辈,今生注定……

90.你……竟然想杀我?好!好!好!

91.杀了我,好去找你那心爱的段月容再为你扮作女人,继续哄你开心吗?

92.暗宫……养病那阵子烛火经常不济,便索性练出黑暗中视物来。

93.等我们出了这突厥,便再不分开!

94.如此说来,内人不在身边的这些年,真真难为段太子啦。

95.妖孽,你中了我原家独门的秋日散,如今自身难保,还是快些放开她,原某或可留你一条生路。莫要忘了,她本就是我原非白的夫人。

96.你这丧尽天良的妖孽,她明明便是我的妻子,原家的花西夫人!

97.你无耻地抢走了我的妻子,藏匿了整整七年,此时也是归还的时候了吧!

98.痴心妄想的妖孽!

99.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100.王妃好意,非白心领了,只是在下实在不愿意扰人好事。

101.我这一生都是为你所累,你在同他快活时,我在地宫里受尽折磨,心心念念全是你的安全,可是你……花木槿早已卖身投靠……

102.阿遽说得对,你同锦绣都是祸水。

103.原氏向来有仇必报,西安屠城这一笔债,大理段氏最好早做准备,我原氏迟早是要还的。

104.花木槿,从今往后,你最好拉紧这个妖孽的手,我们再见面时,便是敌人,我必杀你同这个妖孽!

105.你以为你回来救了我,我就会接受你?你这个不贞的女人,根本不要想进我原家的门,我不想看到你,快滚……

106.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跟着段月容走呢?我所带的流光散早已用尽,这条腿怕是再也动不了了,只会成为你的负担。

107.傻丫头,这个傻丫头。

108.我身边没有带古琴和长笛,所以我是想让你同他在一处,可保平安。更何况,流光散的反效用太过剧烈,我亦不知能陪你多久。

109.你莫要管我,快走吧。

110.对不起木槿,我刚刚没有认出你来,你生我的气了吗?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快出来呀!

111.木槿,你这个傻丫头。

112.你早知道她是花木槿,却瞒了我五年,你这个混蛋!

113.我劝你莫要再打这个女人的主意,不然,你莫怪我不念情分,撕毁合约。

114.我自问总有办法保护娘亲,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娘亲在我怀中断了气。

115.我便对自己说,此以后绝不再对女人用真心,可是老天爷却让我头一个就遇到了你。

116.木槿,你可知,这些年来我的心上眼里,醒着睡着,一刻也忘不了你啊!

117.你要怎么折磨我都行,只是,你莫要再离我而去了,我已经受够了……没……有你的日子,求求你醒过来吧。

118.这里是西枫苑,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了,跟我回去好吗?

119.木槿啊木槿,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

120.无妨的,有女眷在的地方,男子们总会着了道。

121.好木槿,你可知比死亡更可怕的便是这分离的煎熬,我盼了你整整九年。

122.你可知这几年,我总是梦见你,可是一醒来,我的怀里还是空的,我几乎要以为这一次我又做梦了呢。

123.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拥有你的实感呢?

124.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九年我会不会忘了你?如果我忘了你,你会不会难受成这样?恐怕是开心得不得了吧。

125.你不要拿我同他比,也不要拿我同段月容比!

126.这样的我?你又喜欢怎样的我?莫不是要我像段月容一样,整日扮个女子来哄你高兴,你便喜欢了?

127.我被困在暗宫的日日夜夜,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此时此刻,谁抱着你,他在对你做什么?我就会变得发疯、发狂、发痴。

128.你说的对,我们俩一开始就是错的,你根本不该爱上我这个不祥之人。那么我呢?我为何要生在这世上,为何要是原家的人,为何要遇到你呢?

129.我等了你整整九年,如今却要我来选,放了你还是杀了你。花木槿……你好狠的心啊……不愧是江南财阀的大老板,君莫问!

130.罢、罢、罢,我原非白今日就成全了你,让你我永世不会再见!

131.你知道这九年来我最怕的是什么吗?我最怕的就是像昨天那样,我会口不择言地来伤害你。

132.长相思,摧心肝;长相守,梦中寒。

133.以后你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134.我都以为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娘亲的鸡心饼了。

135.莫怕,一切有我。

136.这是我与父王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来啰嗦。

137.她不是贱婢,她是我失散多年的花西夫人。

138.我与木槿失散八年,再不能让人欺凌于她。

139.我决定了,我不想再错过你了。你我之间蹉跎了多少岁月,人生能有几个九年?

140.我知道我要面对什么,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

141.若有人要将你从我这里夺走,就先杀了我,你也一样!

142.答应我,同我一起面对,好吗?

143.木槿,相信我,我要同你一起好好活下去!

144.战场本就是男人的天下!

145.你回来跟着我,其实是吃苦头的。可是我就是舍不下你,受不了别的男人站在你身边。

146.不用怕,我们一定会平安的。

147.英雄不问出处,试问谁的出身又比谁更高贵些?

148.就凭淑孝公主有一颗高贵的心!

149.非白平生最恶心地歹毒的女子,我那可怜的娘亲亦是为这样的女子所害。

150.即便出身再高贵,样貌再出色动人,于我而言不过一具粉红骷髅罢了,故而原某是绝不会娶这样的女子为妻,因为这便侮辱了妻之一字。

151.这世间再厉害的物种,都非完美之身,都带着自身的弱点和缺陷。

152.像我等生在帝王公卿之家,天生锦衣玉食,深躬诗书礼仪,却偏偏每个人心里住着一个恶魔,人人皆为其折磨亦复被其驱使,可悲复可恨,而这个恶魔无非权欲二字。

153.所谓天皇贵胄,只为追逐权欲,贪恋富贵吗?

154.为君者若不以天下为重,若不能懂得无私二字,如何能做到解救万民于水火,如何能做到匡正社稷、安定天下?

155.我本风雅颂,亦得佳偶子。偏逢离乱世,经年怨分离,旦息烽火台,何惜身作死!

156.冤冤相报何时了?化为死结怨更深,到最后无人有胜算。

157.日子的确还很长,长到足够把所有的仇恨一一还来,打破这个死结了。

158.我原非白此生最不愿意欠女人之情,尤其是你的!

159.多谢乔小姐的垂青。小王听说乔小姐熟读诗书,当知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160.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161.什么您家的、我家的,我还想请问君老板阁下呀,你们主仆二人是什么时候看上我们主仆二人了呢?

162.你若明白‘弱水三千’之意,当知我心,我是为你从死人堆里爬回来的,如今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话是不作数的,你怎么还不信我呢。

163.你且放心,我若说话不作数,便立刻化个大乌龟,天天给你翻过壳来,耍着玩儿一辈子,这可好了吧?

164.你重病却不让人通知我这档子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165.你越活越傻了,怎么办?

166.放心吧,天下太平了,我再不离你而去!

167.女大不中留,越留越成仇。

168.你这人,所谓小别胜新婚,怎的一点儿风情也不解呢?

169.‘闲碾凤团消短梦,静看燕子垒新巢’,想是朝珠夫人怨愤难平啊。

170.一涓春水点黄昏,几缕香寒散玉尘。曾把芳心深相许,春风未见已消魂。

171.你可知道狗拿耗子,后面怎么说的?

172.我只想快些要个孩子,哪里淫乐了?

173.父皇容禀,在吾原氏,孩儿若不能登上皇位,便不能保住这个女人,是故……恕孩儿斗胆,两者皆要!

174.一月不见,你竟瘦成这样了,你受苦了。

175.木槿,陪我一起去宣平安旨吧!

176.劳烦皇后为我披上可好?

177.请太皇贵妃放了皇后,一切因缘皆由朕而起,让我们来个了断吧!

178.如今你依然如此美貌,可是一想到你这双美丽的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我就觉得无比恶心!你为了荣华,勾引过这么多男人,像你这样的人怎能母仪天下?

179.木槿同阿遽倒越来越像一家人了。

180.暗宫不可废,绝对不行!

181.阿遽不是段月容,我自然会管教,不用你操心了!

182.莫要忘了你是我的女人,莫要忘了当年非珏的教训。

183.也罢,该来的就来吧!

184.原非白爱花木槿一万零一年!

185.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放开你了。

186.好像有人曾经在梦中对我说过,我将登上皇帝之位,却不能同相爱之人长相厮守。

187.流光散的确可怕,我这些年明显气力不济,精神恍惚。

188.再也不了,除非是你要离开我。

189.若我负你,我便不得好死。

190.请武帝放心,朕与皇后早有安排,倒是南部诸国虽为陛下所征,但民风彪悍,桀骜难驯,陛下倒要多费心思找些妥帖的人去治理。虽选其族女入宫侍奉,但久闻陛下后宫佳丽甚多,女子好妒,就怕牵连前朝,陛下亦要留心摆平这众多嫔妃,免生祸端。

191.天下本来便是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192.这是家宴,只有朕的妻兄,没有家臣。

长相守其他人物
演员: 于小彤
简介:-
简介:-
演员: 毛晓慧
简介:明家的小姐,和原非白、段月容、原非钰上演了情感纠葛。
简介:明家的小姐,和原非白、段月容、原非钰上演了情感纠葛。
演员: 关智斌
简介:大理段氏,四大公子之一。
简介:大理段氏,四大公子之一。
本月高分电视剧排行榜